插入老屄别样爽 凡是有过性生活的男人都有这样的体会,一旦身边的性伴侣不在了,难免会憋得发疯,甚至会做出出轨的事情来。结过婚的男人更是如此,老婆不在了,往往就会去干些偷情的事,以解当务之急! 我就是因为老婆外出培训半年,欲火烧得难以自持,就找了老年女性去发泄。别说,真爽呢! 第一个被我奸淫占有的老女人不是别人,恰恰是我近六十岁的老丈母娘。平时,我们小两口并不和丈母娘住在一起,来往也不那么多。可是妻子一离开,我憋得难受,就情不自禁打起老丈母娘的主意。丈母娘虽然已经老了,比我要大近三十岁。可在欲火焚身的我的眼里,她老人家忽然变得风韵犹存,处处体现出老年女性的母性美。我禁不住她丰满体态的诱惑,少不得到她家去串几次门,经常拿些露骨的笑话或绯闻去撩拨她。我想,守寡多年的老妇人难道就没有一点性要求么?果然,几经撩拨挑逗,老丈母娘竟有了热情反应。她对于我露骨的话语不仅不斥责,反倒和我说起令人脸红的话。 这天,我继续挑逗她,夸赞她的胸脯依然丰腴饱满时,她竟说:“怎么,你还想吃妈妈的奶不成?”见时机成熟,我一把搂住丈母娘,一边在她粉扑扑的脸上狂吻,一边说:“我就是想吃妈的奶。”丈母娘一下就瘫在我怀里,任我亲吻揉摸。此刻的我,早把伦理禁忌忘在脑后。不管她愿意不愿意,隔着上衣就摸弄起她的胸脯。那软绵绵的乳房摸起来实在舒服,比妻子那高耸结实的乳房更具有肉感。 几经揉搓,丈母娘几乎无法自持,发出“哼哼”的呻吟。我来不及把她往卧室里拉,干脆就在客厅的沙发上解脱起她的衣服。她没有阻止我,于是我迅速地就把她脱了个一丝不挂。这时她好象才稍稍清醒一些,羞涩地用手遮掩住下身阴部,满面红晕地问我:“你……真的……想……?”还用多说什么呢?我把丈母娘压在沙发上,爬在她柔软的肚皮上,说:“妈!……我真的是憋不住啦!……您就答应我这回吧?……以后我一定好好伺候您一辈子,好么?”丈母娘不再说什么。我看着身子下面她那肥嘟嘟、白花花的裸体,鸡吧硬得直直挺立,在她阴毛稀疏的阴部来回磨蹭。她浑身的白肉像凉粉一样颤微微的抖动。两只下垂的乳房无力地瘫在酥胸两边。我挺枪立马,对准她的阴道口直插而入。她“啊”地叫唤了一声……憋了许久的鸡吧在丈母娘闲置多年的阴道里来回抽送,使她不禁全身抽搐颤抖。抽送几百回合后,她似乎尝到了甜头,两条雪白滚圆的大腿竟把我紧紧箍住,两条肥胖的手臂也抱住我的后腰,不停地在我光裸的脊背上摩挲。 丈母娘的阴道的确比妻子的要宽松许多,而且也没有那么多阴液。但是对我来说,和老丈母娘做爱竟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惬意和欢愉。那是一种可以称之为“爽”的感觉。老年女性还能够使年轻男人得到如此快感,可见女性的魅力不是以年岁来做标准的。我把积压多日

的欲火全部发泄到丈母娘老而饱满的阴道里。多个回合后,我已经能感觉到她阴道里正在变得湿润起来,使我的鸡吧抽送得更加顺畅自如。她的呻吟也更充满欢愉的满足感。我炽热的精液全部射入她老人家松弛的阴道里。她的呻吟变成“啊!啊!”的叫唤,全身的白肉在剧烈颤抖。我清醒地明白,我已经成功的和老丈母娘完成了一次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我奸淫了她、占有了她。 第一次做爱后,我把鸡吧从丈母娘湿漉漉的阴道里拔出来,随即又把赤条条、一丝不挂的丈母娘从沙发上抱到卧室的双人床上。她早已被我插得浑身瘫软,懒懒地躺在床上,没有精力再用手去遮掩羞处了。我躺到她身边,意犹未尽地继续玩弄她赤裸的肉体,亲舔吸吮她粗大的乳头,摸弄她肥美厚实的阴部和依旧雪白光滑的大腿,为第二次入侵她的肉体做准备。 那一天,我没有回家,而是一次次地和老丈母娘做爱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把她老人家插得死去活来。她的阴道里灌满了我的精液,许多精液顺着她的大腿和屁股流到床单上。如果丈母娘年轻的话,这些精液足够她生下至少一百个孩子。可惜她已经老得无法再怀孕了。那天,每做爱几次,她都会去厕所排泄精液。一旦回到床上,我那根永不知足的鸡吧又会贪婪地插入,继续浇灌她干涸多年的阴道。到最后,老丈母娘已经彻底向我求饶:“孩子!……妈……真的受不了啦!你快拔出来吧?” 至此,我和老丈母娘的关系改变了。在妻子不在的日

子里,她成了我的情妇或者说是性伴侣。不管怎样,和丈母娘的那次偷情,至今让我感到爽快无比。和妻子做爱也没有这样的感觉。 当然,由于我年轻气盛,性欲强烈,一个老丈母娘根本无法满足我。于是我又勾引了别的女人。当然还是个老女人,就是我们街道居委会的柳大妈——一个白白胖胖的老妇人。她光着身子在床上又是另一番风韵。这些我以后会讲给大家的。不过,我丈母娘对此并不吃醋,她说:“妈知道,光有妈一个人你不会满足。不过,你千万别惹出事来就行。”她说这话的时候,我的鸡吧正在她的老屄里插得正猛。 所以,年轻男人们,别不把老女人不当女人。她们裸体的样子有时比大姑娘更胜一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