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10417


郁大大的熟女的悲哀完全是无人能及,但是长久没有更新,实在是让人等得心力交瘁,所以,本人不才,斗胆续写了郁大大的熟女的悲哀,本次续写的是前传,本就想看方淑莹的沦陷,所以这章主要是对方淑莹发起进攻。望各位色友切莫拍砖。也望郁大大原谅本人自作主张的修改。


           第四章检察官的眼泪酒店调教

  凌晨十二点,海南海口的机场国内达到出口,一个美丽倩影从出口出来,她身着米白色的小洋装,里面穿着黑色无袖蕾丝连衣裙,下摆带着黑色薄纱百褶式样,黑色的细网格连裤袜包裹着修长白嫩的小腿,一双杏色的细跟高跟鞋不停得在地板上有节奏的敲响「嗒,嗒,嗒,嗒……」。一路走过,引得一片接机的人张着无法再长大的嘴巴行着注目礼,直到美丽的她走出大门口坐上出租车才回想起寻找自己要接的人,遍慌忙擦拭着下巴并在出口中匆忙搜寻。

  「麻烦你,载我到海口国际大酒店」听到美女说着,司机师傅才回过神来,居然要载这样漂亮的一个美女,「好叻」司机师傅回应道。车子发动了,快速进入到前往市区的高速上,在无聊的高速行驶中,司机师傅不停地在后视镜中观看这位美丽的乘客,雪白的脸庞没有一点瑕疵,高挺的鼻梁,樱红的嘴唇,大大的眼睛带着细长的眼睫毛忽闪忽闪的,只是与其他来海口的乘客不同的是在她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疑惑,还有一丝哀伤,丝毫没有兴奋的神色。

  当方淑莹达到海口国际大酒店的时候已经到了深夜,在出租车上看到丈夫打了十几通电话也顾不得回复,便上了2014号房间,犹豫间,她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叩响房门,片刻门就打开了。只见一具肥胖的身躯从屋内出来,满脸堆笑的说道:「你终于到了,等你等得太辛苦了」

  「你什么时候才把东西还我?」

  「你别急嘛,先进屋来,我们慢慢聊」说着,不管方淑莹是否愿意,就牵着她的手,拉她进到房间了,随手关上门。

  「我们两没什么好聊的,你赶紧把东西还我,不然的话,我会上公安局去告你」方淑莹杏目圆瞪道。

  「夫人,你要告我,还上这里来干嘛啊?你应该直接去公安局,而不是半夜三更的跑到我的房间里面来啊!要不我这就找酒店的服务生帮你喊车,立马送你去公安局?」

  「你……」方淑莹眼中含泪瞪着瘦高个「夫人,只要你答应我之前给你说的条件,东西我就一定会还给你的,而且以后,而且以后我也不会在来骚扰你,而且我们可以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过我们自己的日

子,你觉得怎么样?」
  「那你先让我看看你手上的照片和底片」方淑莹道。

  「夫人,照片你之前已经看过了,那都是绝对真实的,至于底片嘛,我肯定会连同照片一起给你,但是不是现在」

  「那我怎么知道,你完事后会给我底片和照片?你这样一个卑鄙无耻的人就会信守承诺吗?」方淑莹质问道。

  「尊敬的夫人,你应该很清楚,你现在是没有谈判的筹码,你要么就答应我的条件,要么你现在就可以离开,而且我绝对不会拦着你。但是你一旦从这个门走出去,那么那些照片就会公之于众,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瘦高个知道,自从方淑莹叩响房门的那一刻起,所有的筹码都在他手上,而方淑莹完全没有任何可以用以谈判的条件。想到今天晚上就可以享用这具梦寐以求的身体,瘦高个不停地吞咽着口水,同时用眼睛不断地上下打量着,这具让人无法忘却的身体,黑色的蕾丝衫,黑色薄纱裙,黑色的连裤袜,无论哪一样都是那么的诱人,这完全就是在勾引自己犯罪,不,今天晚上本来就是为了「犯罪」才在这里的。

  方淑莹回想起昨天在凯美瑞上面看到的照片,心理想了想:「既然丈夫都可以和苏雨晴做出对不起自己的事,自己出这么一次错,应该也不算什么吧,何况,这事关自己的事业还有名声,今天就再对不起丈夫一次吧。」想到这里,方淑莹从LV包中拿出纸巾擦拭了脸上的泪水。然后方淑莹对瘦高个说道:「如果今天晚上之后你再来骚扰我,那我势必会送你去监狱的」。

  瘦高个听到这句话便知到方淑莹默许了自己今天将要做的一切,不禁心中一乐到:「你放心,我一定会说到做到的,过了今天,我们俩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我即没有关于你的一切,也会忘记今天发生的一切的」。瘦高个边说边想着「等今天晚上让你体会到身为女人的快乐之后,你再来说是不是还记得吧,哈哈哈」。

  「尊敬的夫人,那么你是不是该脱去的衣服呢?」瘦高个无耻的说着。
  方淑莹听到便浑身一抖,缓缓的伸出晶莹剔透的手指,抓住衣服的敞口处,低着那羞红了的脸,轻轻的脱去了自己的第一样保护自己的米色小洋装。想到:「今天居然要让这样一个丑陋的人来享受我这让女人看了都嫉妒的身子」,不禁流下了眼泪。

  方淑莹脱下小洋装后,将纤细的手伸到背后,拉开蕾丝连衣裙背后的拉链,然后坐到宾馆里的豪华双人床上,手便伸进裙底,正当她准备脱下细网格透明黑色连裤丝袜的时候,瘦高个说道:「尊敬的夫人,我为你准备了一条适合你今天晚上穿的丝袜」,然后只见他扔出了一条未开封的黑色丝袜到自己的身边。
  方淑莹看到后便拿起那个放在丝袜的包装袋,打开了,并从包装袋中拿出了一条薄的透明的细网格黑色丝袜,看到这条丝袜和自己身上穿的并无二至,便疑惑的看着。突然间,她发现手上这条丝袜居然是开档的。

  「我不可能穿你这条丝袜的」方淑莹羞愤的说道。

  「尊敬的夫人,你自己应该很清楚你的处境,如果你不穿,那就表示你不愿遵守我说的条件。那么,你现在还是可以选择离开,而我们之前做过的一切承诺也将失效」

  「你……无耻……」

  方淑莹无奈,只好将身上的丝袜退下,准备穿着手上这一天开档丝袜。这时瘦高个又说道:「夫人,麻烦你还是先把衣服全部都脱掉之后再穿这条丝袜吧!毕竟欣赏夫人美丽的身体也是人生一大乐事。你觉得呢?」

  方淑莹无奈,之后先将身上的黑色蕾丝连衣裙脱下。然后,起身背向瘦高个,脱掉了身上唯一能遮挡关键部位的黑色蕾丝胸罩和与之成套的黑色蕾丝内裤。这时,一具完美的伸出展现在瘦高个的眼前,瞬间,瘦高个的裤裆撑起了一顶帐篷,由于他的肥胖身躯,显得浴袍上能看到的就是一个小点突出。

  「夫人,你是不是应该转过身子,让我瞧瞧你那完美的乳房和浓密的三角地带呢?」

  「……」

  方淑莹慢慢的转过身子,双手还捂着自己高挺的乳房和三角地带,由于自己的乳房又比较大,自己的纤细小手根本无法将其完全遮住,只能挡住红嫩的乳头。下身也是同样的情况,浓密的阴毛从手指缝隙中伸出,暴露在空气中。

  瘦高个使劲的吞咽着口水,如果不是想看着检察官的黑丝美腿,说不定他早就扑过去,把方淑莹压在身下,提枪猛干了。

  「夫人,你的丛林这么浓密,想来你一定是有很强性欲的吧」瘦高个无耻的评论着。

  「我没有」

  「有没有不是口说了算的,咱们在床上见分晓吧,哈哈」

  由于要穿开档丝袜,方淑莹只好放开遮挡关键部位的手,被迫让瘦高个视奸自己完美的乳房,以及浓密的三角地带。方淑莹做到床边,然后拿出开档的丝袜,将其穿在自己的身上。当自己站起身来整理好丝袜后,发现自己的阴户大开,完全没有一丝遮挡。这和自己在公安局看到的那些妓女又有什么区别呢?想到这里,心中泛起无限悲哀。

  瘦高个待方淑莹穿好丝袜后,便走到方淑莹面前,伸出淫荡的双手,抚摸着方淑莹美丽的脸庞,并用拇指轻轻的擦拭方淑莹脸庞的眼泪。说道:「夫人,现在麻烦你替我除去身上的衣服吧」

  「……,你太过分了吧」

  「夫人,你觉得你还有选择吗?」

  「……」

  方淑莹伸出手,慢慢的攀上瘦高个的胸前,将瘦高个的浴袍脱去。

  「嗯……」这时,瘦高个突然吻了过来,由于头被瘦高个的双手钳住,无法移动,自己的嘴唇就这样轻易地被他夺取。还好自己将牙齿死死咬住,才没有让他的舌头进入到自己的口腔。

  过了片刻,瘦高个待方淑莹完全脱去自己的浴袍后,便松开了嘴「夫人的嘴唇真是香啊,哈哈哈哈」说完,瘦高个便将方淑莹推坐到床上,弯身蹲下,捡起刚刚从方淑莹脚上脱下的guess 红色细跟高跟鞋,放到鼻子前面闻了闻。「真香,
不愧是跃龙集团的女人」说罢,便拿起了方淑莹的美脚,将高跟鞋穿在她的脚上,然后便将双手放在女检察官的美腿上,一点一点的向上抚摸,一点一点的体会女检察官的修长美腿。方淑莹闭上眼睛,一滴眼泪从眼睛中划出。感觉到那双肮脏的手一点一点的顺着腿部向上移动,逐渐要到达自己阴户,正当自己要伸出双手保护自己的阴户时,那双手移到自己的臀部,然后顺着光滑的背部继续向上移动,瘦高个这时也站了起来,和方淑莹面对面的躺在床上,突然瘦高个的手从后攀上了方淑莹双峰,「嗯……」,方淑莹眉头一皱感觉到自己的嘴又一次被夺去。自己的乳峰同时失陷。

  正当方淑莹享受着嘴唇和双峰上带来的快感时,一只手悄悄的离开了乳峰,它的下一个地点就是方淑莹下体。随着「嗯咛……」一声,方淑莹的花心也失守了。

  「夫人的身体真是敏感啊,才这么一会儿,就已经湿润了」

  「没有……,你胡说」方淑莹羞红了脸说道「难道夫人自己没有感觉到吗?」
  「那都是你的原因」

  「这么说夫人是不是和谁都会有这种感觉呢?哈哈哈」

  「没有,嗯……你别乱说……嗯」

  「夫人,你听听你自己的声音,难道我说的不是吗?」

  「你……,你不要在折磨我了」

  「夫人,你这不是一直在享受吗?何况,漫漫长夜,夫人可是答应了的。今天晚上可是整晚哦」

  想到今天会被玩弄一个晚上,方淑莹在心里默默念叨「对不起了,正雷」。
  不一会儿,方淑莹的阴户已经湿透了,瘦高个离开了方淑莹的身子说道:「尊敬的夫人,麻烦跪爬在床上吧,让我们开始今天晚上的第一次征途」

  「…………」

  随着一声呻呤,酒店的2014房间开始了春光无限的一夜,这时房间的角落里,
一个小小的红灯一直在不停地闪烁着。

  ****************************************************************************

  「啊切……」谁大半夜的还想着我。一个喷嚏把睡梦中的孙正雷唤醒了。孙正雷看了看床头的时间。「都凌晨3 点了,淑莹还没到吗?」,说着便拿起手机拨出了老婆的电话。

  「嘟……嘟……」电话正要断开的时候「嗯……老公,怎么了?」

  「你还没到海口吗?」

  「……到了啊,……怎么了?」

  「你到了也不给我打个电话?」

  「我……我这不也是忙嘛……,待会还要开会……,你……你早点休息,明天……在跟你说」

  「你怎么回事?怎么说话老是喘?」

  「我……我这就是赶着去酒店呢!没时间了,马上……就要……开会了,我……我先挂了哈」

  「嘟…………」

  「……」

  「出了门,就不记得家了?就忘了还有个老公了!哼,最近检察院有这么忙吗?居然还跑到海口去办公,不知道搞什么鬼!」孙正雷正愤愤的说道,突然想去自己明天也要去海口,还是和嫂子一起去。

  「明天可以和嫂子一起去海口,说不定可以……」

  「好好休息,为明天养『精』续『锐』,哈哈」

  *********************************************************************************

  上午十点,在机场门口,孙正雷终于等到了杨璐,只见这时杨璐身上仍然穿着职业套裙,上身是黑色的紧身小西装,里面一件雪纺薄纱半透明衬衣,坚挺的胸部使得衬衣显得更加透明,隐约透出里面的紫色蕾丝胸罩,下身穿着黑色的包臀一步裙,透明肉色丝袜似有似无的包裹着修长的双腿,一双黑色的细跟高跟鞋在地板上有节奏的敲出「嗒,嗒,嗒,嗒」,引得无数人员回头来看这具绝美的身躯。孙正雷立即到杨璐身边,一手帮她拿着行李,另一手拉着杨璐的手就赶紧往机场里面赶。

  「你怎么这么晚才到啊?」

  「这不来机场的时候堵车嘛」杨璐用力想将自己的手从孙正雷的手心抽出来,无奈力气不够。

  「赶紧吧,我们搭乘的班机就快要起飞了。」说着:更加用力的抓着杨璐纤细的手,杨璐的一路小赶加上被孙正雷抓着手有些紧张,她的手心已经开始冒汗了。

  一阵紧赶,终于在飞机起飞前,他俩坐上了飞机。此时杨璐因为赶路,皮肤上已经有些许汗珠了,身上的热气催发,让身上的香味迅速散发。孙正雷问着这香味,荷尔蒙便开始加速分泌,下体也逐渐搭起小小的帐篷了。一双手也开始不老实的向杨璐靠近,无奈飞机上人多眼杂,就只有放到杨璐的大腿部,感受肉色透明丝袜带来的丝滑感觉。

  飞机起飞后,因为杨璐在路上的奔波,导致她十分疲倦,便在飞机上睡了过去,孙正雷看到杨璐已经熟睡,便大胆的将自己的手一点一点的向修长的丝袜大腿抚去。虽然在上次的临时夫妻测试中已经感受过人妻丝袜美腿的光滑,但是他还是情不自禁的沉溺在美腿的抚摸中。突然,杨璐将手搭到孙正雷放在大腿上的手,孙正雷吓了一跳,听到杨璐呓语到:「老公……」

  孙正雷放下心来「看来杨璐梦到大哥抚摸她了,嘻嘻」

  孙正雷此时心情大好,手掌感受着丝袜美腿的光滑,手背还享受着大嫂纤纤玉指的抚摸。「真想快点到海口,到达彩蝶幻境」

  想着想着,孙正雷将另一只手攀向沉睡的高峰,当接触到乳峰的一瞬间,杨璐娇躯一震「嗯咛……」

  「老公……」杨璐继续呓语道。

  即使隔着胸罩,都还是这样的柔软,真是让人无以复加,流连忘返啊。放在杨璐胸前的手逐步开始增加力气,而放在大腿的手也一点一点的向着大腿内侧前进。

  *********************************************************************************************

  正当孙正雷在天上享受着杨璐的美体时,海口国际大酒店的2014号房间里,一地都是各种衣服,米色小洋装,黑色蕾丝连衣裙,黑色细网格连裤袜,黑色的开档细网格连裤袜,灰色紧身小西装,全透明薄纱性感睡衣,而此时的床上,从背影上看到一个庄严地检察官坐在那里,黑色的长发略显凌乱,而她的下面如果没有灰色的吊带长筒袜包裹的双腿已经她身下的躺着的男人,会是多么的庄严肃穆啊。

  方淑莹此时在床上不停地起伏着,嘴里不停地呻呤,双目微闭,俏脸潮红,然而在自己体内的那根大肉棒依旧坚挺,完全没有软去迹象,甚至连准备射精的前兆都没有。经过一晚上的交媾,中间仅仅休息了两个小时左右,这时身体早已经筋疲力尽了,而且昨天晚上还不停地变换着制服。床上,地板上,浴缸里,梳妆台上,甚至落地窗前到处都有自己的体液。而且昨天晚上,自己还高潮了十几次,其中还有好几次都是连续高潮,真是欲罢不能啊!

  「尊敬的夫人,你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爽,你的丈夫能够让你达到这样的满足吗?而且你看看现在的你,自己用着这羞耻的骑乘位来享受着我的大鸡吧」瘦高个气喘吁吁的说道,经过一晚上的奋战,他也难免有些体力不支了,而且射了那么多次精,就算是吃过药的他,现在也可以完全不靠药力来维持战斗力了,因为他几乎已经消耗掉了所有的库存「……,我没有……,这都是你害得」
  方淑莹睁开眼睛,看到胯下的大鸡吧在体内不停地进出,而自己引以为傲的乳房却在胯下那个肮脏的男人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

  方淑莹万分悲哀的看了看后再次闭上眼睛,就当这一切都是假象吧。

  「怎么了?夫人,经过一晚上的起伏,你难道还没有看透吗?只有我才能给你这样完美的性爱体验,你也不用瞧不起我,这些都是你丈夫无法给你的」
  「而且,你昨天晚上接到老公电话的那一刻是多么的销魂啊,要是让孙正雷知道昨天晚上和他打电话的老婆正在另一个男人的胯下呻呤,他会怎么想呢?」
  「你……」方淑莹回想起昨天晚上自己跪在沙发上被瘦高个后入的时候,手机便响了,谁知瘦高个一把拿过手机一看到时孙正雷的电话就立马问:「夫人,你老公想你了,你要接他电话吗?」

  「……不,嗯……我不接」

  「你老公不也是担心你的安危嘛,你怎么能这样对他呢?」

  「嗯……你别再说了……嗯……我不接」

  「没事,夫人,我帮你接好了」说着,瘦高个就按下了电话的接听键,然后立即把电话放到方淑莹的耳朵边,轻吼了一句「拿着」

  方淑莹吓了一跳,立即接着电话「嗯……老公」

  谁知瘦高个在后面一直不太的插着自己的小穴,而身后「啪,啪,啪」的声响不绝于耳。

  方淑莹一边羞愧的应答着老公,另一边享受着后面带来的快速冲击。

  方淑莹感到自己又要泄身了,便赶紧给孙正雷说:「老公,我要挂了」
  刚把电话挂掉「啊……」的一声,方淑莹再次到达顶峰,身体不停地抽搐。自己居然在和老公通过的过程中泄身了。方淑莹羞愧的闭上眼睛,流着眼泪。
  「怎么样,尊敬的夫人,和老公通话都能高潮,看来你现在很享受这样的生活嘛」

  ……

  回想起昨天晚上的情形,方淑莹再次感觉到对孙正雷的愧疚,睁开眼睛看了看身下的胖子,愤然说道:「你……你闭嘴,这……一次……完了……我们……就……各不相……欠了,以后……你……你也……别来找我……,我……我们……的交易……也……就此……完成了」

  就算在高潮即将再次到来,她也要撇清和瘦高个之间的关系。毕竟她身为一个检察官,拿自己的身体去做交易,就已经违反了自己的工作守则,她实在不想再次让自己沉沦,所以她必须坚决的断掉任何与此有关的联系。但是她殊不知,她已经掉入了一个更深的陷阱中去了。

  瘦高个也很清楚方淑莹心中所想,但是这些事何尝又不是在他的算计之中。所以,他在方淑莹到达酒店之前就早已在房间里安装好了摄像机,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所以发生的事情都清清楚楚的记录下来。

  想那日

同孙正雷打电话的时候,便已经知道方淑莹已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而且最高兴的是,正在孙正雷向杨璐进攻的时候,中断了他们的兴奋。这都多亏了跟踪孙正雷的兄弟。哈哈。

  「嗯……啊……,快点」方淑莹坐在瘦高个身上喘息着。

  随着方淑莹的起伏速度逐渐加快,瘦高个猛地一反身,将方淑莹压在身下,并且停止抽插,因为经过一晚上的战斗,看出方淑莹此刻正准备冲向高潮。
  「啊,快给我」方淑莹娇喘道。

  「美丽的夫人,你觉得我们以后是不是还可以联系呢?」瘦高个无耻的说道「不……不可能,我……我已经……对不起……我丈夫了,你快给我吧」

  「你不是已经知道你丈夫已经和苏雨晴搞在一起了吗?何必还为他放弃享受呢?」

  「我……我不是……那样的人,你……你快给……我吧。」

  「夫人不是哪样的人?你这不正在我的胯下承欢么?哈哈」

  「你……你不要太过分……」

  「好,那你叫我一声老公,让我用大鸡吧插你,我就给你」

  「你……」

  「夫人,叫不叫?不叫就算了,我还有事要办呢」

  「你……啊……嗯」

  「那我走了」说着瘦高个便拔出了放在方淑莹阴道里的大鸡吧「不要走,我……」

  「怎么?夫人还有什么事吗?」

  「老公……用……你的……大鸡巴……插我」方淑莹羞耻的说着「好叻」
  「啊……啊……啊……到了……」

  经过一阵猛烈的抽插,方淑莹软倒在柔软的席梦思大床上,微闭着眼睛,静静的享受着高潮的余韵,一身检察官制服大大的敞开,透明蕾丝胸罩无力的悬挂在胸前,一双雪白的大奶子挺立在空气中,肉色透明丝袜上流着瘦高个的精液。经过一夜的征战,方淑莹顾不得擦拭身体便沉沉的睡去。瘦高个也在这时悄悄的带着录像设备离开房间。「若不是为了要搞垮跃龙集团,真是舍不得离开啊,哈哈,再见了美人」。

  *******************************************************************************

  中午时分,杨璐和孙正雷一起从海口机场的国内到达走出,相互之间挽着手,而杨璐则是一脸潮红。

  「不知道在飞机上是怎么了,居然有一种像是到达过一次高潮,而且感觉内裤也是湿湿的,难道是因为会和二叔发生关系吗?不会的!应该不会。我不是那种人」杨璐由于感觉到内裤湿湿的便想着。但是下身给她带来的感觉何其真实。
  此刻孙正雷也很得意,因为在飞机上他成功的用手指探进大嫂的桃源密洞,手指上还留着那一股黏糊糊的感觉。如果不是在大庭广众下,真想拿起来闻一闻大嫂的味道。

  两个人各有所思的走向出租车,便迅速离去,毕竟已经中午了。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到达市区,两人找了一家比较上档次的餐厅开了一个包间,准备吃中午饭了。
  这时孙正雷说道:「大嫂,现在我们就已经是夫妻了,其实从上飞机的那一刻起,我就该改口叫你『老婆大人』了,而你也应该称呼我为『老公』了」。
  杨璐听罢便是一怔,随即意识到现在已经到了「彩蝶幻境」的地盘了。如果不这样便有可能穿帮,到时候一切都白做了。便红着脸叫到:「嗯,老……老公」。
  「来,坐到我身边来,待会记得要给我夹菜吃」

  「嗯」

  杨璐起身,紧贴着孙正雷坐下,突然感觉一双手在自己的背上游走。

  孙正雷知道杨璐肯定会坐过来,而且也知道现在自己也已经可以坐很多「事情」了。所以,刚让杨璐坐下,就将手放到杨璐光洁的背上,隔着那一层薄纱透明衬衣享受着美体。

  杨璐感觉到自己背上这只手的移动范围越来越大,而且已经穿过腋下了到达自己的乳房边缘了。虽然说隔着衬衣和胸罩,但是自己的身体自己很清楚,像这种轻柔的抚摸会让自己产生欲望的,在这大庭广众下产生欲望何其难堪啊,便轻声说道:「二……老公,不要,等到酒店再说吧!」

  「老婆,我们是夫妻,何况现在已经在『彩蝶幻境』的势力范围了,很可能我们现在已经被监视了,如果我们没有做这些事情,很容易被怀疑的,这样可能就救不了大哥了」孙正雷恫吓着说。

  「啊……已经有人监视我们了?那我们现在的处境不是很危险了?」杨璐一听自己被监视了,吓的一抖,立即问道。

  「我们不至于危险,大不了可以不参加活动嘛,『彩蝶幻境』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他们肯定会安排人员监视,以防止一些『假冒夫妻』去收集他们的罪证,所以,他们会盯着参加聚会的每一对夫妻。」

  「哦,那只有这样了」杨璐无奈,只好让孙正雷继续对她进行轻辱。

  孙正雷知道自己的这番话定会让大嫂更加依附于自己,而且自己也可以更加胆大了,想着便将杨璐的胸罩一点一点的推上去,而手指也一点一点的靠近乳头位置。

  「嗯……不……二……老公」杨璐感觉到自己的乳房被二叔的大手握住,而且已经进入胸罩里面了。而身体也像是受到一波又一波的电流冲击产生快感,嘴里也出现呻呤了。而自己的下体也明显感觉到开始产生分泌物了。

  叮,门铃响了一声。

  「老板,你们的菜到了,可以上菜了吗?」门外的服务员按了一下门铃说道。
  杨璐听到,吓了一跳,赶紧整理自己的着装,孙正雷心中一阵恼怒说道:「好,上菜吧」

  服务员听罢,便打开门,往桌上端上美味。

  孙正雷其实一点也不饿,因为身边这一道美味光是看都可以解决自己的肚子问题了。孙正雷此时心里也是痒痒的很,然后他突然想到,既然我们是夫妻,而且杨璐也是默许了的,那我不是可以继续挑逗。孙正雷心中一笑,便悄悄的将手在桌布的遮挡下搭在了杨璐的丝袜大腿上,马上就是一股丝滑感传递过来,孙正雷心中一阵激动竟忘了下一步行动。

  「呀」

  杨璐却被这一举动吓了一跳,差点叫了出来,还好声音很轻,服务员也忙着上菜并未听到,然后杨璐红着脸看着孙正雷,希望他将手挪开。

  孙正雷假装没看到杨璐的眼神,一边假装和服务员说着话,另一边将手往更深处一点一点的移动着。

  杨璐见此情形,无奈的咬了咬嘴唇,只好把腿夹的更紧了。

  孙正雷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两只大腿紧紧的夹在一起,这温暖、丝袜、柔嫩的感觉简直太爽了,真希望能一直都享受着。待服务员上完菜离开房间时,立即对杨璐说道:「老婆,喂我一口酒呗」

  「你先把手拿开」

  「你先喂我一口酒再说,何况咱是夫妻,拿不拿开又有何妨?」

  「好吧」杨璐想着老公和彩蝶幻境只好认孙正雷动作了,然后她伸出她纤细、白嫩的手去拿酒瓶,正准备往杯里倒时,孙正雷又说话了:「老婆,我不要这样喂」

  「那我怎么喂你?」杨璐诧异道孙正雷用手指了指嘴,然后做了一亲嘴的动作。

  杨璐立刻便明白了,便道:「那怎么行,太难为情了」

  「我们要体现夫妻的真实性啊」孙正雷悄悄的贴近杨璐说道「……」

  杨璐只好将酒瓶里的酒倒进自己的杯子,然后拿起酒杯在红唇边轻轻的饮下一小口,然后闭着眼睛将嘴贴近孙正雷,孙正雷看着杨璐这娇艳若滴的样子,老二一下就翘了起来,支起一个小帐篷,孙正雷一口过去将杨璐的嘴包在自己的嘴里,顺手一把将杨璐横抱在自己的大腿上,而且之前一直放在杨璐大腿间手得到空隙,立即深入直达桃源洞。

  杨璐被这上下齐攻弄得全身失守,而且自己的嘴,胸部,下体各处都传来快感,一阵一阵的刺激,让自己开始忍不住呻呤起来「嗯……嗯……老……老公……嗯……放……放开……我……嗯……这里……好……嗯……羞人……呀……嗯」
  孙正雷完全没有理会,继续着他的进攻,随着手指隔着丝袜进入到杨璐的密洞,感到杨璐下体已然泛滥成灾了,便悄悄的将手伸进丝袜内裤里面,直接去探访自己梦寐以求的桃花地。

  「嗯……嗯……不要……老公……嗯……不要……嗯……在这」

  随着手指的进入,快感越来越强,越来越猛,杨璐感觉自己都快高潮了。自己的衬衣已经被推到胸前,而胸罩也被往下拉了一截,一个乳头已经暴露在空气中,这个乳头还在孙正雷嘴里时刻感受着舌头在上面抖动,带着自己一阵阵快感,下身的丝袜和内裤也是退到大腿根处,阴道深处的手指不停地抽插,扭动,因而快感一波一波的到来,细跟高跟鞋还挂在自己的脚尖,摇摇晃晃。

  「啊……我……要到……了……嗯……啊……啊……」一阵断断续续的呻呤过后随着一声尖叫,杨璐到了高潮,浑身颤抖着。

  孙正雷此刻也拿出了自己的手指,看着湿漉漉的手指,放在自己的鼻子上嗅了一下「真是完美的气味」。

  无法吃完,杨璐同孙正雷一起到达酒店,开好房间后,刚进到房间,孙正雷便说道:「大嫂,我们还得赶紧训练,以避免在『彩蝶幻境』里面被人识破身份」
  「还要什么训练?」杨璐诧异道。

  「就是一些让我们彼此更加熟悉的事,让我们熟悉对方的身体,以免我们无法通过他们的考验」

  「这……他们怎么考验?考验什么?」

  「这样简单一点说吧,比如问你,我的鸡巴是多少尺寸啊?做一次的时间有多长啊?怎么样能让我更快的到达高潮之类的,同样这些问题也可能会问我的」孙正雷一本正经的说道。

  「啊……还要考验这些?」杨璐红着脸说道。

  「没错,他们要弄明白,来参加活动的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夫妻,而且在活动中还需要做到一些游戏,你也知道『彩蝶幻境』是一个秘密组织,他们做事情肯定也是非常谨慎的,所以他们肯定需要一些考验来验证到场的夫妻是不是真的夫妻,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同时也防止其他组织或者警察来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