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强烈道德感者请跳过本篇。

  不喜欢此类内容者请跳过本篇。

  教育部等主管机关的官员请跳过本篇。

  搞不清楚状况的记者朋友们也请跳过本篇。

***********************************

  目录

  前言
  第一章女教师挑拨的构图
  第二章女教师屈服的构图
  第三章女教师调教的构图
  第四章亲母视奸的构图
  第五章美少女羞耻的构图
  第六章亲母相奸的构图
  第七章亲母耽溺的构图
  第八章美少女邪淫的构图
  第九章强奸女教师的构图

***********************************

  前言

  当君津里亚站在讲台上,教室里就突然静下来。

  里亚到英智学院高等部就任四个月以来,这只在每一个教室都出现的情景,
并非特别限於二年A班,理由是里亚太美的关系。

  在这个教室里,说流畅英语的里亚的视线,特别注意到坐在窗边肌肤雪白的
美少年矢田智明。学生们都专心看书本,几乎没有人发觉这种情形。除智明与另
一个少女。

  智明自从里亚第一次到班上来上课,就对她美丽的眼色感到有特别的东西。
温柔的色泽,但不仅是温柔。

  希望知道在那温柔的背後是什麽智明的视线偶而离开书本悄悄看里亚。不
知为何,每一次都和里亚的视线相遇。智明会觉得心跳加快,几乎呼吸都感到困
难。

  里亚的课结束时,男生们会引起一阵骚动。不是从上课的束缚受到解放的喜
悦,而是必须与所谓君津里亚的美的象徵必须要分离,这种失望感情的表现。

  在女生之间里亚也是非常受欢迎。每一个人对她的美和优雅的态度以及现代
感怀有憧憬之情。

  在这种情形下,惟有藤波梨加不同,因为梨加对里亚产生嫉妒的关系。梨加
最近发觉里亚的视线经常在看智明。就因为她对智明怀着淡淡的恋情,所以才会
发现里亚不是用普通的眼神看智明。

  在想这是为什麽之前,马上就嫉妒里亚老师,可以说梨加也是正在为初恋作
梦的平凡的十六岁少女。

***********************************

  第一章女教师挑拨的构图

  星期六下课後,智明在图书室复习英文法。眼睛是看书本,但脑海里叠满君
津里亚的人影。

  有那样的姊姊该多好。

  独生子的智明从小就对自己没有姊妹感到不满。到国小的高年级时更觉得如
果有姊姊该有多麽好。

  住在附近的同学的姊姊,对智明也像亲姊姊一样对待,使他高兴得不知不觉
转变成淡淡的初恋般的感情。可是因为他的父亲调职搬走,智明的初恋就像朝阳
前的露水很快就消失。

  曾经也是独生子的母亲美里,能理解智明的寂寞,所以对智明是温柔体贴的
母亲。可是智明对那样的体贴甚至於感到厌烦,因为母亲究竟是母亲,距离姊姊
的地位相去很远。

  智明的思春期虽然不能说黯淡,但也算是很老实的少年。就在这时候在他面
前出现完全像他心中理想的姊姊的女性,那就是君津里亚。智明的心非常动摇。
对十七岁的智明而言,里亚的年龄和他相差太大,也因为如此,憧憬的感情也越
浓浓。

  发觉里亚看自己的眼神和看其他同学不同,那是里亚来第一次上课的时候。
从此以後,智明每次都在自己的心里和里亚对话。

  今天的里亚老师非常漂亮

  用这样的眼光看时,就觉得里亚的眼色也特别生动地看他。

  老师,好像很伤心的样子

  用这样的眼光看站在讲台上的里亚时,她的眼睛好像回答说。

  是啊,我有很多伤心的事

  智明放下英文课本,用手托下颚看着图书室白色的天花板。在那里出现里亚
的人影。

  今天,老师的肌肤好像特别有美丽的光泽

  在心里幻想里亚的裸体时,就好像条件反射一样,年轻的阴茎立刻猛烈勃起,
这样随之而来的疼痛感,反而使他觉得舒服。

  智明站起来准备去厕所,知道这样勃起以後不能很快恢复平静,想用自己的
手解决。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手放在他的肩上。

  「真了不起星期六下学後还在这里用功。」

  听到里亚老师温柔的声音。从站在背後里亚身上传来令人陶醉的芳香。智明
开始紧张。

  「刚才我看到你进入图书室。原来以为你已经走了。我们一起走好不好?我
有很多话要跟你说。我们一起走吧。」

  智明当然愿意。眼睛被里亚的细腰和下面丰满的屁股吸引,就这样走出图书
室。

  外面已经进入初夏的季节。

  「不知道她有什麽事?」

  走出校门,在学校墙边的有行道树的行人穿越道上走时,智明仍旧很紧张。

  「今天是我二十六岁的生日。」

  走在前面的里亚突然回头。一直茫然望着里亚的智明脸色变红。

  「恭喜老师生日快乐。」

  智明不满意自己说话轧涩难言的样子。

  「对女人来说,二十六岁是很微妙的年龄。」

  受到里亚俏皮笑容的影响,智明也露出笑容。

  「我看起来像那个年龄吗?」

  在只有绿叶的樱树前,里亚像模特儿一样把手叉在腰上摆出丽的姿势。突出
的胸博压倒智明。

  「看起来年轻吗?还是显得很老?」

  「看看起来年轻很年轻。」

  说话的声音颤抖自己都觉得难为情。

  「真的嘛?我能像你的姊姊吗?」

  是,是最理想的姊姊

  智明恨不得大声这样说,实际上他只能点点头。

  「你要不要先回家,然後再出来。今天要在我的房间举行生日派对,你和家
里的人说好六点钟左右来吧。」

  意想不到的邀请,智明感到异常兴奋。

  「是。」

  然後就说不出话来。心里想应该说话但找不到适当的话。

  「那麽,你是答应了。」

  里亚看着智明的脸,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你的家是在南麻布吧。」

  「是。老师为什麽知道呢?」

  智明因为里亚知道自己的位址感到非常高兴,说话的口吻也好像对同学说话
的样子。

  「我偶然看到你的资料,距离我的公寓并不远。」

  「老师的家在那里呢?」

  「白金台,同样是在港区,而且坐车十分钟就到了。」

  里亚从皮包拿出笔记本,画简单的图,仔细地写上位址和电话号码。

  「这样你就会找到了,千万不要弄丢。」

  从笔记本撕下来交给智明时碰到手指。

  啊,那是多麽雪白细嫩的手指

  智明的心里一阵骚动。

  「那麽我送你回家。」

  「什麽?老师有车吗?」

  「嗯。我叔叔是这栋大楼的头家。」

  里亚看着面前大厦露出微笑。

  「免费借给我使用地下的泊车场。靠学校给我的薪水是没有办法租到的。」

  走进大厦时,守卫的中年男人很客气地寒暄,看到里亚也很客气地道谢的样
子,智明不知道为什麽心里感到舒畅。

  汽车是很保守的暗绿色,但是流线型,知道那是积架XJ时,智明觉得看到
里亚另外的一面。

  「原来老师开这样漂亮的车。」

  「你要替老师守密,因为其他老师都很保守。」

  智明坐在助手席上看着前面的挡风玻璃上用力点头。

  从赤板到南麻布,极短的时间就到了。智明恨不得就这样继续开车兜风。

  「六点钟,我等你来。」

  在自己的家门前下车看着里亚的汽车离去,产生很复杂的心情。

  不知道还有什麽人受邀请参加生日派对

  不知为什麽过去很少说话的里亚,突然这样亲切地托近,高兴之余智明也产
生疑问。

  打开门时,母亲正在玄关的架子上插新的花。和过去的有不同的芳香。

  「你回来啦,今天这麽晚,妈妈还没有吃午饭呢。」

  「是等我吗?」

  「你每次晚回来时都打电话的,今天为什麽没有呢?」

  「对不起。」

  智明并没有说出在图书室用功的事。

  那不是用功,只是在想心事,想里亚老师的事

  吃饭时和往常一样只有母亲说话智明是听众。

  在附近的公寓有很准的算命师。土生土长的邻长今年卖了土地搬到郊外了。
还有收垃圾的车撞倒老人等。到最後才说重要的事。

  「爸爸在下下周的星期三到星期六之间会回来。」

  父亲茂昌是在一家贸易商担任机幌分公司的经理,一个人去工作。因为和智
明升高中的时期碰在一起,不得不留下妻子一个人去。他刚满四十岁,在公司里
也被视为将来的总经理。根据往例大概要去三年。

  每月举行一次总公司的会议时,会回来东京。每半年有一次休假。

  难怪妈妈很有精神

  智明吃饭时偷看妈妈的表情。

  智明偷看到父母密行为,正好是约一年前,茂昌出发去北海道的前夜,智明
半夜醒来觉得口渴就去厨房。就是那次偶然看到父母在浴室里拥抱。

  看到大人性交的凶猛感到惊讶,同时看到平日稳重体贴的母亲像妓女一样的
情形,心里也产生动摇。可以说就在这个时候,智明的思春期开花了。

  在这以前已经学会手淫,每次心里幻想的对象就是母亲。在心里想着拥抱赤
裸的母亲,用手揉搓勃起的阴茎。

  可是最近,手淫的对象从母亲逐渐变成里亚。可是对母亲因为看过实际性交
的情形,心里想着母亲的手淫有强烈快感,以里亚作手淫对象时就好像缺少什麽
东西。

  当母亲说话告一段落时,智明就不知道该不该把去里亚老师家里的事说出来。
结果只说要去找同学,然後立刻把话题转到父亲回来以後的计画。

  说到父亲,妈妈就有精神啦

  智明一面回应母亲不断说的话,一面想起自从在浴室看到父母性交几次偷看
到後的情形。

  父母的卧室是在一楼边间,是西式的房间。窗户有双层窗 。知道父亲从北海
道回来时,智明就在窗的滑车上动手脚,使窗不能完全闭合,会留下一公分左右
的缝隙。

  毋然说是双层,但有一边是蕾丝,透过蕾丝的网目看到父母的房间,性交时
台灯就会变成粉红色。智明认为那是他们性交的信号。确实在父亲去北海道以後,
粉红色的灯罩就变成米黄色。

  「妈妈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如果这样说不知道妈妈会做出什麽样的表情。

  「妈妈,很想性交吧?」

  如果这样问智明觉得身体突然热起来。

  「你怎麽啦?发烧吗?」

  母亲露出疑惑的表情把手放在智明的额头上,那是凉凉的很舒服的手。

  「妈妈的手凉凉的真舒服。」

  智明一面说一面看妈妈的表情,同时想起全身赤裸地骑在父亲的身上,不但
发出淫声浪语的妈妈淫荡的姿态。

  智明把自己的手压在妈妈的手上,妈妈就好像这是一种义务,一直放在额头
上等待智明的手离开为止。

  智明回到二楼的房间,就从里面上锁。下半身已经火热勃起。

  拿起卫生纸在手里轻轻在阴茎上揉搓几次时,很快就喷射出精液,积存在里
面像脓一样火热的感觉消失。

  就在这时候听到敲门的声音。

  「我要洗衣服,把内衣拿出来吧。」

  房门发出摇动的声音。

  「为什麽要锁房门呢?你睡了吗?」

  智明迅速把卫生纸塞到床下,把放在书桌上的运动大毛巾围在身上开门。

  「你这种样子想做什麽呢?」

  母亲看到丢在地下的内裤捡起来。

  「我正在换内衣。」

  「好吧背心也一起换,快脱下来吧。」

  看到智明慢吞吞的样子,母亲过来抓住圆领背心的下就向上拉。从头顶脱下
去时,母亲的脸就在面前,闻到很香的味道。

  智明像接吻一样的把脸靠过去,然後作出小狗一样闻的动作。

  「妈妈好香。」

  母亲好像难为情地露出微笑。用手指在智明的鼻尖上弹一下走出房间。

  智明在五点半钟离开家。对母亲说九点左右会回来。但在心里想希望能晚一
点回来。

  既然是生日,应该送礼。走到商店街买兰花。一千元的开支虽然心痛,但为
里亚老师还是舍得花的。

  拦一辆计程车不到七、八分钟就到达那一栋公寓。

  「住在这里的一定都是有钱人吧。」

  计程车司机叹一口气望着公寓的大门。

  确实智明也对那种豪华感到压迫感。

  里亚的房间是在最高层。推开玄关的门时,智明原以为能看到很多鞋,这样
的推测完全落空。只有一双白天穿的低跟的高跟鞋。

  出来迎接的里亚老师,穿着色彩鲜艳有花纹的洋装,头上有相同颜色的头巾,
年轻和美,使智明不由得瞪大眼睛。

  房间里除了里亚老师以外没有任何一个人。

  难道被邀请来的只有我一个人?

  「我一个人庆祝太寂寞所以想请你来的。」

  听到这样的回答智明真想大吼一声。

  餐桌上排列几瓶葡萄酒,以及和西餐混合的菜肴。

  「我一个人喝酒可以吗?」

  两个人在餐桌面对面地坐下时里亚好像很高兴地说。微微摆头的样子,就像
外国电影看到的女明星非常优雅可爱。

  「我是能喝葡萄酒的。」

  智明很兴奋地说。

  「我可不管。」

  不是责备的表情,里亚好像想了一下,轻轻对智明瞪一眼,拿酒杯放在他面
前,在酒杯里倒葡萄酒。

  「你说,为什麽乾杯好呢?」

  「当然是为老师的生日。」

  刹那间在里亚的脸上出现复杂的表情。智明并没有发现继续说︰

  「老师,生日快乐。」

  「谢谢。」

  轻轻碰杯的声音使智明的心更兴奋。

  两个人的谈话始终没有中断愉快地吃喝。

  「记得你是独生子。」

  不到三十分钟两个人的脸都微红,里亚看智明的酒杯空了又给他倒葡萄酒。

  「爸爸妈妈很疼爱你吧?」

  智明本来想肯定,但又故意反过来说︰

  「不是那样。」

  在里亚的脸上露出不相信的微笑。

  「老师的家人呢?」

  「我也是一个人。」

  「哦,原来如此。」

  「本来是有弟弟的。如果活着应该二十一岁了。」

  「那麽是」

  想问是不是死了但觉得很残忍说不出来。

  「我那个弟弟很像你,和你差不多的年龄时因车祸死了。就在今天的同一天


  「」

  「所以我的生日也是弟弟的忌日。哦,对不起,说一些伤感情的话。」

  「不,我不应该问这种事的。」

  「我们还是快活一点吧。」

  里亚说完就重新拿来白兰地,倒在酒杯里喝一口。大概本来就不善喝酒立刻
哽住。

  智明到里亚身後替她抚摸後背。

  手指很明确地感觉出洋装下乳罩的挂钩,心里感到慌乱。如果里亚肯答应,
希望就这样慢慢抚摸下去。後背柔软的肉的感触,使少年产生慾望的冲动。

  「不要紧了,谢谢你。」

  「老师,还是不要喝酒了吧。」

  智明这样说完立刻感到後悔。怕她答应,那样就会结束两个人愉快的宴会。

  「我是不太能喝酒,但喜欢这种气氛。」

  「我陪老师,但只能喝葡萄酒。」

  「如果让你的家人知道了,会变成我的责任问题。」

  「我不在乎,我也可以住在这里。」

  智明说完,对自己说的话感到惊奇。

  「真的吗?能住下来吗?」

  「嗯。我过去在同学家里住过的。」

  「我是朋友吗?」

  「今晚是」

  「应该打电话吧。会被妈妈发觉吧。」

  「我会骗她的。」

  「我该怎麽办不想教一个学生坏事的老师,可是又很想和你继续聊天


  里亚在智明身上看到死去的弟弟。他和弟弟高广一模一样。第一次到二年A
班上课时看到智明当时就受到很大冲击。

  认为很像的想法越来越强烈,一直想找他谈话,终於在图书室里实现。选择
这一天的理由,自己的生日当藉口,实际是因为弟弟的忌日。

  「就算我自己的判断做的事吧。」

  「你的话是什麽意思呢?」

  「老师没有和我商量任何事情,我自己找一个理由打电话回家的。」

  「真是坏孩子。」

  「能和老师在一起,我能做最坏的孩子。」

  葡萄酒里的酒精很显然地使智明的舌头更灵巧。

  智明拿起桌上的无线电话。按下家里的电话号码。响起两次电话铃声,立刻
出现录音机的声音。

  「奇怪?」

  听到智明的声音,里亚在旁边露出疑惑的眼神。

  「是录音机,妈妈一定是在洗澡这样正好。」

  智明用手压在送话口上看着里美笑,然後恢复认真的表情对着送话口说︰

  「是我今晚要住在同学家里,因为要用功到很晚。再见。」

  说到这里智明就立刻挂断电话,露出俏皮的眼神对里亚说。

  「不知道是那里的同学,没有办法找我的。」

  「你真是坏孩子。」

  里亚虽然这麽说但露出很高兴的表情。

  「好像能比平时多喝一点了。」

  里亚以优雅的姿态更换翘起的腿,拿起白兰地酒杯。智明觉得她的红唇很美。

  「你去过迪斯可吗?」

  「没有,我的旋律感太坏了。」

  「看起来不像那样我觉得你跳舞一定很好看。」

  「老师呢?」

  「在美国游学的时候」

  里亚说到这里做出看远处的眼神,然後视线又立刻回到智明的脸上。

  「在美国时有爱人常一起去跳舞。我的青春时代你是现下才开始。」

  「老师,那个爱人怎麽样了呢?」

  「我的青春已经结束了。」

  这句话完全表达出和爱人的分手。

  「老师也是从现下开始的。」

  智明的心里真的这麽想。

  「老师很美,又住在这麽豪华的地方。而且也年轻。」

  「可是只是这样是不行的。因为我已经失去支撑我的两样东西。」

  「两样?」

  「爱人和弟弟」

  「我做老师的弟弟吧」

  看到里亚寂寞表情顺口说出来的话,但也是智明的真心话。而且,可以的话
也做爱人

  「谢谢你,我很高兴。」

  里亚伸出手握住智明的手。

  「你的手很温暖。」

  里亚把智明的轻轻放在脸颊上。

  智明在心里产生莫名其妙的感动,凝视这举动。

  老师邀请我来是我像她弟弟的关系吗?

  当然没有感到不满。如果因此能更亲密就好了。

  「我要做老师的弟弟。」

  智明单方面地宣布。

  「嗯」

  里亚的小手指勾在智明的小手指上。

  「你答应了。」

  「我答应了。」

  「我们该休息了吧。」

  「我还不想睡。」

  「可是我困了。」

  里亚知道自己的月经快要到了。因为每次都这样。

  「智明,你先洗澡吧。」

  「还是请老师先洗。」

  「男人在前,弟弟从来不会反对我的话。」

  「是。」

  智明觉得真的像她的弟弟一样感到很高兴。

  有浅蓝色瓷砖的浴室相当宽大。智明感受到很舒畅的疲倦。从浴室里出来时
已经醉得身体不能照自己的意思行动。脚底下摇摆,抬头看天花板时缓慢在旋转


  还是很勉强地穿上衣服走出浴室回到餐厅,里亚趴在餐桌上睡觉。

  「老师。」

  里亚立刻醒过来。

  「哦,对不起你是在走廊右侧的日式房间睡觉。棉被已经好了,也有睡
衣,不过是女人用的。」

  「老师不要洗澡吗?」

  「我这就去洗,你先睡吧。」

  智明走进八席的房间,好像没有人用过的地方,棉被也是新的,一面换上睡
衣一面想这是老师经常穿的。

  想到这里身体就感到热起来。躺在被上四肢伸开成大字形,这样使火热的身
体散热时产生睡意。大概是没有盖被的关系,不久後突然醒过来,觉得睡的时间
很短。想钻进被窝里时好像听到浴室那边有什麽东西倒下的声音,然後是寂静。

  智明起来觉得不放心向浴室走去。

  里亚身上披一条浴巾靠在墙上坐。

  「是老师倒了吗?」

  急忙跑过去。没有看到外伤。有浴巾盖的胸博,随着呼吸缓慢起伏。

  「老师」

  轻轻呼叫但没有回答。只听到有规则地轻微的鼾声。

  至少放心了。想再叫一声时,刹那间在心里有另外一个智明在悄悄说。

  就这样丢下不是很好吗?

  听到另外一个智明的声音。

  你在想什麽,太不应该

  智明从心里赶走那样的念头,拿出所有的力量抱起里亚。在胸前的浴巾分开,
露出一半赤裸的乳房。智明觉得自己的血液在沸腾。

  真的睡了吗?

  走进卧室後,智明故意抛在床上一样放下里亚。

  「唔」

  里亚的头摇动两、三次,立刻把身体像幼儿一样仰卧发出有节奏的鼾声。

  浴巾的前面分开更大,大部份的乳房都露出来。

  在智明的脑海里好像有几百个钟一起响,血液在血管中像洪流一样形成漩涡,
身体里像着火一样热起来。

  「老师」

  小声叫,为的是确定里亚是不是睡熟了。

  里亚也没有动一下。

  智明还是不安地在房间四周张望。

  房间里很明亮,粉红色的褥单在灯光下显得非常丽。

  灯光还是不要比较好

  把台灯拉到床边调整灯罩,不要把光直接射在里亚的脸上。点亮後关掉室
内灯。房间里的亮度减少,形成很安宁的气氛。

  智明就这样凝视里亚没有动,随着时间好奇心膨胀到快要爆炸的程度。这种
感觉在年轻的肉体上以具体的形状出现。女用睡裤的中心高高隆起,浮显出勃起
的阴茎的形状。

  强烈的慾望破坏智明的理性,只有性欲奔驰。

  美丽的猎物就在伸手能拿到的地方睡得很熟。

  智明用手指尖轻轻捏起浴巾,看到黑色卷曲的阴毛贴在丰满的大腿根上。

  「」

  智明的喉咙里发出咕噜的声音,声音之大使智明本身吓了一跳。

  一面看着里亚睡觉的情形,把脸慢慢靠过去。闻到轻微的芳香。

  阴毛的稀少也使智明感到惊讶,因此维纳斯山丘相对地浓而隆起,从膝盖以
下是微微分开,但大腿是夹紧的,那里的部份什麽也看不见。

  智明迫切地想看夹紧的大腿根里面的地方。

  智明脸和阴毛只距离二十公分,发出黑色光泽的每一根毛都明显地烙印在智
明的网膜上。

  智明的兴奋已经到达顶点。产生有如做梦般的感觉。

  这是真正现实里的事情吗?

  智明用颤抖的手指抚摸阴毛的表面。

  心里好像有东西爆炸。

  微微摸到阴毛的感觉,好像比任何事情都舒畅,忍不住把整个手掌压在上面。

  「嗯」

  刹那间呼吸好像停止,里亚发出轻微哼声。智明吓得几乎跳起来,急忙在床
边蹲下去。

  里亚的身体像蠕动摇动。智明就从地上向房外爬去,进入厨房喝水润喉。

  没有马上回去就好像里亚会起来叫他,但一直没有里亚醒过来的动静。

  智明悄悄地走进厨房,浴室里露出灯光,走进更衣室寻找开关时,发现里亚
的衣服丢在篮子里。

  翻开有花样的洋装,看到浅紫色的乳罩和三角裤,毫不犹豫地拿起卷成一团
的三角裤摊开。

  那是小小透明的三角形,中心的部份有一点湿。

  放在鼻子上,有一种和香水不同的味道刺激鼻腔。

  这是女人的味道

  智明拉出勃起的阴茎,从马口溢出透明的黏液。用浅紫色的三角裤卷在阴茎
上。

  「啊里亚老师」

  闭上眼睛看到刚才看到的阴毛,开始轻轻地摩擦。

  还不到一分钟,智明就发出小小的哼声射精。精液发出强烈的味道飞出去。

  如果在平时,就这样结束了,但在这一次,这是开始。

  小小萎缩的阴茎,仍然滴下黏液好像还要什麽东西。

  智明再向卧室里看。

  里亚还在睡。身上的浴巾完全摊开失去作用,鼾声比刚才更大有一定的旋律。

  智明看着女人的肉体脱去身上的衣服。阴茎立刻凶猛膨胀主张它的存在。

  智明拿起浴巾丢在床边。如此一来里亚就成为一丝不挂的裸体。

  智明蹲在床边把手掌轻轻放在大腿上,享受从那里传来的肉体脉动,大腿之
後是下腹部,然後是乳房。把手掌盖在阴毛时,智明已经无法忍耐。

  智明来到里亚的脚下,抓住脚踝慢慢把双腿向左右分开,看到阴毛在摇动,
像开门一样阴唇分开。然後终於出现一条粉红色的肉缝。

  对第一次看到的阴户,十七岁少年的心脏几乎快要爆裂。

  这就是女人的阴户

  智明上床,想进入里亚的双腿之间。非常小心地不要把里亚惊醒。

  双手放在里亚身体的两侧,能做到伏地挺身的姿势。可是这样就不能用手握
住阴茎插入。第一步应该是将龟头对正膣口。但是不知道膣口的位置。

  大腿和大腿发生摩擦。里亚动了一下。

  能使龟头碰到柔软的肉,全身产生轻微颤抖。

  就在这刹那失去身体的平衡,身体的重量压在里亚的身上。

  「啊」

  智明和里亚同时发出轻微的惊呼声。里亚是为惊讶,智明是为阴茎被向往的
阴肉包住的快感。

  「什麽这是什麽?」

  在里亚还不能完全了解状况时,智明抱紧里亚的身体激烈的痉挛。

  「啊不行啊﹗」

  当知道发生什麽事情时,里亚已经遭到精液的喷射。

  里亚的子宫受到大量精液的洗礼,虽在困惑中也能舒服的回应,享受到女人
的欢乐。